中景恒基投資集團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 中央七提專項債,2.29萬億如何拉動經濟增長?
發表時間:2020-05-28來源:未知

中央七提專項債,2.29萬億如何拉動經濟增長?


       近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在年初已發行地方政府專項債1.29萬億元基礎上,再提前下達1萬億元專項債新增限額,力爭5月底發行完畢。作為對沖疫情影響,做好“六穩”“六保”的重要手段,地方政府專項債近幾個月被頻繁提及。目前,國家已提前下達三批,共2.29萬億元新增專項債額度,超過去年全年。截至4月底,各地已發行11522億元專項債,完成中央提前下達額度的50.3%,發債量較去年同期增長41.9%。規模一再擴大、發行進度提前、用途更加多元,不斷“加碼”的專項債,將如何拉動中國經濟恢復增長?

疫情以來中央七提專項債

       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沖擊前所未有,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同比下降6.8%。4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要以更大的宏觀政策力度對沖疫情影響。會議稱,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提高赤字率,發行抗疫特別國債,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提高資金使用效率,真正發揮穩定經濟的關鍵作用。這也被認為是對沖疫情影響的三個重要財政工具,其幅度與規模都要等到5月底召開的全國兩會揭曉。目前,專項債顯露出的信息較為清晰,疫情以來,中央至少先后7次提及專項債。根據新預算法規定,地方債分為一般債和專項債兩種。一般債納入公共財政預算,用于彌補赤字;專項債則納入政府性基金預算,主要是為公益性項目建設籌集資金。

       今年2月23日召開的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上,“專項債”被首次提及。這場會議被認為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重要節點,工作重點從疫情防控進入疫情防控與經濟社會統籌發展的新階段。會議對新階段工作進行了部署,提出加大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力度,對沖疫情影響,防止經濟運行滑出合理區間,防止短期沖擊演變成趨勢性變化。其中就提到“擴大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規模,優化預算內投資結構”。
       
       基調已定,隨后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國務院常務會議多次對專項債的規模和用途作出部署。其中,3月27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明確,抓緊研究提出積極應對的一攬子宏觀政策措施,涉及適當提高財政赤字率,發行特別國債,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規模等。隨后,3月31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進一步增加地方政府專項債規模;4月1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再“加碼”,要求抓緊按程序再提前下達一定規模的專項債,并指出,推進城鎮老舊小區改造,地方政府專項債要給予傾斜;5月6日,最近一次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該批專項債規模在1萬億元,力爭5月底發行完畢。

5月或迎單月發債高峰

       新一批1萬億元新增專項債額度已是今年提前下達的第三批。去年11月底和今年1月20日,財政部已分兩批提前下達2020年新增專項債券1萬億元和2900億元。三批專項債額度累計達2.29萬億元,已超過去年全年的2.15萬億元。業內普遍預測,今年專項債規模將超過3萬億元。規模擴大的同時,發行也在提速。截至4月底,今年專項債券已發行11522億元,完成中央提前下達額度(22900億元)的50.3%。去年同期,專項債券發行8117億元,完成全年額度的37%。同期對比來看,今年專項債發債量同比增長41.9%,且進度明顯提前。目前,財政部披露了今年前三月各地專項債發債情況。分地區看,一季度,廣東省專項債發債規模“領跑”全國,為1359億元;山東、四川、河南、福建和北京緊隨其后,均不少于600億元,分別為928億元、689億元、645億元、636億元和600億元。截至4月15日,北京、天津、遼寧、寧波、安徽、福建、江西、山東、廣東、深圳、四川、貴州、云南、西藏、甘肅等15個地區已全部完成提前下達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發行工作。按照工作部署,第三批1萬億元新增專項債額度已于4月底提前下達,力爭5月底發行完畢。也就是說,5月或將迎來一輪單月發債高峰。
     
       不斷“加碼”的專項債,對拉動經濟恢復增長作用有多大?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黨委書記、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余淼杰解釋,拉動經濟從疫情的負面打擊中快速恢復過來,要依靠政府投資,重點出臺專項債,用于基礎設施建設。他認為,今年專項債的規模應該在3萬億元左右,這是一個比較保守的數字,對經濟的拉升作用大概為3%。他表示,按照發行3萬億元專項債、赤字率3.5%、發行一定規??挂咛貏e國債以及政府收入計算,今年政府支出應該在30萬億元左右。“專項債占到其中的1/10,目前預計全年投資增長對經濟的拉動作用大約30%,簡單計算,專項債對經濟的拉升應該在3%左右。”

老舊小區改造、新基建提速

       政府通過借債籌措到的資金將投向哪些領域?按照國務院常務會議要求,地方政府專項債要按照“資金跟著項目走”原則,對重點項目多、風險水平低、有效投資拉動作用大的地區給予傾斜,加快重大項目和重大民生工程建設。前兩批1.29萬億元專項債聚焦七大投資領域,即交通基礎設施、能源項目、農林水利、生態環保項目、民生服務、冷鏈物流設施、市政和產業園區基礎設施等。在此基礎上,財政部副部長許宏才4月初表示,新一批專項債將體現疫情防控需要和投資領域需求變化,比如將國家重大戰略項目單獨列出、重點支持;增加城鎮老舊小區改造領域,允許地方投向應急醫療救治、職業教育、城市供熱供氣等市政設施項目;加快建設5G網絡、數據中心、人工智能等新型基礎設施。擴大有效投資補短板成為新一批地方政府專項債的主要任務。

       4月14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地方政府專項債要在推進城鎮老舊小區改造上給予傾斜,今年各地計劃改造城鎮老舊小區3.9萬個,涉及居民近700萬戶,比去年增加一倍,重點是2000年底前建成的住宅區。5月6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圍繞疫情暴露出來的薄弱環節和經濟社會發展短板領域,用好已下達的中央預算內投資和地方政府專項債,盡快形成實物工作量。

       在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稅務學會副會長張連起看來,用好已經下達的中央預算內投資和專項債,提高基礎設施投資增速,是政府彌補有效需求不足、GDP實現3%以上增長的主要手段。至于能否實現3.2%,甚至更高的增速,取決于資本形成增速能否大幅度提高,而資本形成增速又取決于制造業、房地產和基礎設施等領域投資的增速。“這三個領域中,只有基礎設施投資增速直接取決于政府的財政擴張力度和項目儲備,中央預算內投資和專項債是重要手段。”張連起認為,推動經濟復蘇,2020年后三個季度基礎設施投資的增速必須大大高于GDP的增速,基礎設施投資增量必須明顯超過2009年和2010年。

如何避免重走“4萬億”老路

       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在實施過程中如何避免重走“四萬億”刺激老路,避免“短刺激”留下中長期后遺癥?植信投資首席經濟學家、研究院院長連平認為,當前中國經濟正面臨多方面壓力,疫情幾乎使經濟一度“停擺”,中國經濟又處于轉型陣痛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向深水區推進,這就使得擴大需求、穩增長、穩就業的舉措非常有必要,要找到準確的抓手。“新基建”就是其中一個有力抓手。連平認為,要注重“新基建”引領高質量發展,同時要防范信貸“大水漫灌”。2008年“四萬億”涉及的“老基建”,主要是“鐵公基”領域,“新基建”聚焦的是5G、人工智能、數據中心等科技創新領域基礎設施,以及教育、醫療等民生消費升級領域基礎設施。“可以說,新基建既是基建,又是新興產業,是支撐中國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引擎和未來繁榮的基石。”連平介紹,過去基建投資主要是地方政府主導,投資主體單一,“新基建”中相當一部分項目是由市場驅動,或者說是市場與政府合力的結果,民間投資在其中的能量越來越大。

      余淼杰也認為,擴大專項債規模,加大政府投資的一個目的在于“引導”,引導社會資本增加有效投資,投向關鍵領域以補短板,盡快形成工作量。“在今年這種特殊情況下,政府跟市場的關系更加是一個相輔相成、相互補充的關系,政府不能也不會替代市場,而是創造環境,調動民間投資積極性。”余淼杰強調,在目前狀況下,要保證中國經濟穩定增長,必須通過有效的市場、有為的政府和有機的社會三方發力。日前,財政部表示,將加快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和使用,全力保障地方債券平穩順利發行,發揮地方債券對“六穩”“六保”的關鍵作用,促進積極的財政政策更加積極有為,努力實現全年經濟社會發展目標任務。
 
轉載自微信公眾號:PPP頭條

 
? 河北体彩11选五专家推荐